中兴通讯(000063.CN)

被"冻"过的董事长“千万债务”压身 华恒生物IPO能否成功?

时间:20-07-05 12:44    来源:新浪

原标题:被“冻”过的董事长“千万债务”压身,华恒生物IPO能否成功?

来源 | 风云资本界

“上市还不是我们真正想达到的高度,华恒要去的地点还要更远、更大,这只是中间的加油站”,董事长兼实控人郭恒华在华恒生物挂牌新三板前一天说道,时间是2014年8月。

2016年6月,华恒生物正式提交A股上市申请;排队整一年后,华恒生物却主动提交中止申请,同年12月收到《终止审查通知书》。一些人将中止上市的原因,与2017年2月、6月郭恒华因法律纠纷股权被冻结联系起来。2018年2月28日,华恒生物从新三板摘牌。

时隔4年,华恒生物瞄准科创板再次发起上市冲刺,股权冻结问题已经解决。这次,华恒生物能顺利闯关吗?

日前,安徽华恒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恒生物”)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受理,拟募资5.71亿元。

华恒生物是一家以合成生物技术为核心,主要从事氨基酸及其衍生物产品研发、生产、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募资投资主要围绕公司主营业务生产和技术展开,以及对规模增长所需的流动资金缺口进行补充。

千万债务风波

风云资本界发现,华恒生物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一直是公司董事长郭恒华。其直接持股26.43%,通过三和国际及恒润华业间接持股共计17.65%;郭恒平作为郭恒华的哥哥,是其一致行动人,直接持有公司2.96%的股份。因此,郭恒华合计控制公司47.04%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董事长、实控人郭恒华和华恒生物的多个关联公司,一度处在巨额债务风波中。

招股书显示,深圳利信快捷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利信快捷”)和合肥中建工程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合肥中建”),因民间借贷向法院起诉,都要求郭恒华等5名被告对借款本金及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图片来源:招股书)

经审理,因利息延续计算,截至2020年5月31日,郭恒华等5名被告实际需支付给利信快捷约2801.30万元。合肥中建纠纷中,涉及郭恒华签字担保的民间纠纷共有5起,主债权本金合计2966.70万元。

风云资本界(微信公号:sxkcg666)根据披露的裁定书了解到,利信快捷纠纷的5名被告为郭恒华、薛金合、沈红霞、安徽中睿博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肥高新区巾帼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巾帼小贷”)。合肥中建纠纷的5名被告为郭恒华、薛金合、巾帼小贷、安徽巾帼典当有限公司(下称“巾帼典当”)、合肥巾帼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巾帼投资”)。

(图片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其中,三家“巾帼系”公司为华恒生物关联方,郭恒华持有巾帼小贷18%股份,参股巾帼投资,并担任巾帼典当的法人。薛金合为华恒生物股东,同时担任巾帼小贷的法人、董事长。

(图片来源:天眼查)

已上升为刑事案件,尚在审理

实控人郭恒华与关联方巾帼小贷、巾帼典当、巾帼投资,仍陷债务纠纷官司中,案件仍在调查,会对公司此次科创板上市造成影响吗?风云资本界(微信公号:sxkcg666)就相关问题向华恒生物发函求证,但是,对方在回复函中称“实际控制人与巾帼小贷、巾帼典当、巾帼投资,不存在债务纠纷。”

这一说法似乎与招股书、裁定书内容有出入。招股书中称,郭恒华不是主债权借贷关系的当事人,但因提供担保而作为被告被起诉。

(图片来源:招股书)

此外,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起诉意见书查明:2018年2月2日,薛金合等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薛金合等人利用其掌控的巾帼系公司(巾帼小贷、巾帼典当、巾帼投资等)作为担保进行线下非法吸收资金。

(图片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毫无疑问,即使是担保角色,郭恒华和巾帼系公司也已经卷入事件中。与此同时,案件因上升为刑事案件变得更为复杂。据招股书显示,受理上述民间纠纷案件的人民法院,以案件主债权借贷关系的当事人涉及刑事案件,且案涉主债权民间借贷款项包含在刑事案件处理范围之内为由依法驳回起诉,案件仍在审理中。

“截至目前,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郭恒华涉及的尚未了结或可预见的诉讼或仲裁事项,已经在招股说明书充分披露。不会对公司此次科创板上市造成影响。”华恒生物方面说道。据招股书显示,郭恒华不涉及刑事案件。报告期内,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存在重大违法行为。

针对涉及的尚未了解或可预见的诉讼事项,郭恒华承诺:个人资产除去持有华恒生物的股份外,足以覆盖总诉讼标的。若本人的诉讼案件或潜在诉讼案件经法院判决最终需要本人承担责任,本人将以持有的华恒生物股份以外的资产清偿上述债务,以确保华恒生物的股权清晰、无争议,不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

案件的最终结果尚未可知,郭恒华与关联公司是否需要承担责任,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也仍是未知数。

不过需注意的是,股权清晰稳定一直是上市审核的重点。虽然华恒生物称诉讼事项不影响郭恒华持有的华恒生物股份,此前却出现过郭恒华所持华恒生物股份被冻结的情况。

(图片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官网)

实控人股权曾多次遭冻结、解封

在华恒生物2017年主动申请上市中止之时,有行业人士猜测,这一举动可能与同年2月、6月郭恒华因法律纠纷股权被冻结相关。

不过,华恒生物向风云资本界(微信公号:sxkcg666)否认了这一点,“2017下半年,上市审核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在综合考虑当时IPO审核环境,以及和多方交流沟通后,公司主动撤回主板IPO申请材料。”

那么,郭恒华此前股权被冻结的原因究竟是什么?风云资本界向华恒生物表示疑问,对方称,“此前,实控人持有的华恒生物股权遭受的冻结,主要系已公告的民事诉讼案件,相关冻结在当时已全部解除。”

华恒生物曾就股权冻结情况多次披露。比如,2017年2月,华恒生物公告称,公司于2017年2月23日收到《安徽省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7)皖0191民初524号》等文件,冻结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郭恒华所持有的公司1909.26万股权,占公司总股本41.61%。在2017年3月24日,法院解除上述股权的查封。

2017年6月,华恒生物又公告披露,依据安徽省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书(2017皖0191民初520号之一等文件),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郭恒华所持有的公司1909.26万股权被冻结。2017年8月,法院又解除了对郭恒华所持有的公司股权的冻结。

(图片来源:冻结公告)

有意思的是,风云资本界(微信公号:sxkcg666)发现,冻结郭恒华股权依据的(2017)皖0191民初 524 号裁定书、2017皖0191民初 520号裁定书,都是围绕合肥中建工程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与郭恒华、薛金合民间借贷纠纷。

(图片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案件审理结束后,郭恒华持有的华恒生物股权是否有再被冻结的风险?此前多次冻结是否会对上市构成影响?这些问题依旧待解。不过华恒生物向风云资本界表示,“截至目前,公司不存在任何股权冻结情况,不会对公司本次科创板上市造成影响。”

闪光点也不少

撇开诉讼和股权等内容不谈,作为一家以合成生物技术为核心的高新技术企业,华恒生物还是有不少可取之处的。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华恒生物的营收、利润呈稳定增长态势,实现营收3.83亿元、4.21亿元、4.91亿元,增幅分别达到10.01%、16.74%;实现的归母净利润为6489.45万元、7550.67万元、1.26亿元,增幅分别达到16.37%、67.37%。

公司九成以上营收来自核心技术产品的销售收入,具备技术成果有效转化为经营成果的条件,丙氨酸系列产品生产规模位居国际前列。其中,L-丙氨酸突破了厌氧发酵技术瓶颈,公司在国际上首次成功实现了微生物厌氧发酵规模化生产L-丙氨酸产品。

(图片来源:招股书)

依托于技术突破和成本优势,华恒生物的客户名单上多是世界500强企业在内的境内外优质客户。在华恒生物的股东中,也出现了大公司的身影。

招股书显示,在前十大股东中,兴和投资持股比例为7.42%,是公司的第四大股东。而中兴通讯(000063)是兴和投资最大的合伙人,出资比例28.90%。这意味着,中兴通讯通过兴和投资间接持股华恒生物。

华恒生物称,若上市成功,公司将进一步优化技术研发链,不断突破技术瓶颈,保持在行业内的技术领先水平;将进一步挖掘现有市场领域,开拓下游潜在的应用市场。此外,还将不断丰富企业的产品品种,发挥产品间的产业链价值,进一步优化产品收入结构,提升公司持续盈利能力。

你对于郭恒华涉及的民间借贷纠纷怎么看呐?你认为华恒生物二次IPO能成功吗?欢迎评论区留言讨论。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逯文云